您的位置:首页 >排行榜 >正文

有楼盘房价比三年前还低,环京楼市为什么卖不动?

9月的河北阴雨连绵,晚八点,郝青还在冒雨往楼盘带客。“今年市场不好做,有项目散户半年多还剩下三栋卖不出去。”即便身处省会石家庄,他丝毫没感受到楼市火热,言语间透漏出拒绝接受现实的无奈。

郝青选择坚决,但有房产中介已经离开,去西安或此前火热的深圳。一位在石家庄打拼近二十年的地产从业者,疫情后抵挡不住市场诱惑,自由选择南下大湾区捞金,平稳而无趣的河北楼市,被他抛在身后。

共创至全国,这并非普遍现象。随着疫情后楼市逐步衰退,珠三角、长三角等地均走进一波火热行情,唯独京津冀楼市不温不火,环京区域如石家庄、天津两城甚至因房价下跌而“冲上热搜”。

国家统计局数据表明,2020年8月,全国70城二手住宅价格环比上涨0.35%,其中下跌城市数量为47个,持平城市5个,下跌城市18个,石家庄、天津两地二手房价同环比均坐落于暴跌行列。

“近两年天津房价一直缓慢下跌,不少项目早就赔本买了。”有业内人士透露。京津冀在政策严控下,此前虚高的房价泡沫被掌控寄居,并逐步回归理性,只要调控不放开、产业发展待提升,房价就没有炒作和大幅下跌的空间。

房价从高峰跌落

这是郝青做房产中介的第五年。在波诡云谲的河北楼市,他曾栽过跟头,花上几十万首付从小开发商那里入手一套房,结果烂尾至今。9月中旬,他带客户前往某新房售楼处,希望能新进巧合。

售楼处逼近三环,在尚不繁盛的石家庄,这里已算偏僻。阴雨浇透还未铺满柏油的泥土路面,四周除零星的路人和往来车辆,少见生活气息。“石家庄发展潜力在二环外,很多房企在这拿地。”郝青对着灰黢黢的工地说。

三三两两的看房者散落各处,他们冲着该楼盘加推的几套房源而来。置业顾问游走其间,大力宣扬有九折优惠。实际上,目前在售房源均价为每平方米11000元,已较一期已售房源每平方米降价1000元。

对此番降价幅度,郝青并不惊讶。“石家庄房价算数稳定下来了,2016年到2017年,房价一路飙涨至顶峰。现在一些买到两万的项目,当时能卖两万六七。当下,虚高的房价已经下滑,上涨空间不大。”

郝青的看法,从一组数据处获得证实。据世联行监测,2020年8月,石家庄全区成交价均价为14595元/㎡,环比下降3%,同比去年上升3.55%;全市范围二手住宅挂牌均价为15452元/㎡,环比上升0.1%。

将时间拉长,下跌趋势同样明显。“石家庄自2018年起经历一波房价下行的小趋势,从二手房挂牌价格看,由2018年1月16692元/平方米下行至15278元/平方米,暴跌幅度约8.5%。”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告诉第一财经记者。

同属河北的“北三县”房价跌幅更为惊人。易居研究院统计数据表明,在市场火热的2017年,燕郊月度新房成交价均价曾逼近28296元/平方米,此后一路交错下跌,截至2020年7月已降到18818 元/平方米。

天津也陷于房价下跌“罗生门”。日前,因媒体报道“天津房价转入下降通道:1平米叛5000元、两周降价72万”,该市寄居建委应急倾听,称今年疫情过后,天津市房地产市场“价升量大位”,一直在合理区间运营。

早于在去年,便有天津市民在领导留言板上反映,某龙头房企项目4月份售价还在15000元/平方米~17000元/平方米,10月小高层大幅降价至12000元/平方米。对此,天津官方回复称之为,此举系开发商正常营销行为。

不过,多位业内人士反映,近年来天津房地产市场一直下滑,热销项目少,单盘爆发能力不佳,去化率甚至较低至40%,开发商盈利空间极为有限。即便如此,为尽快回笼资金,不少房企仍自由选择折价亏本甩卖。

“从二手房上海证券交易所价格看,房价下降趋势尤为显著,天津自2018年7月的22819元/平方米下探到2020年7月的20088元/平方米,下跌幅度近12%。”张波称。

2020年5月31日,天津宝坻区住建委召开房地产市场整顿工作会,直言各房地产企业不得蓄意降价、攀比降价,要营造好的市场环境,大位房价,托信心,培育宝坻区的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。

投资离场、刚需跑步

作为全国最受注目的地区之一,环京楼市曾借行业下跌周期及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受到影响,在2016年完成量价的快速上涨。大量购房者涌进,其中夹杂着刚须要群体,以及被市场热情煽动的投资客。

郝青则往前追溯得更幸。“石家庄房价还没一起时,没大开发商来投资,都是本土企业,加上全省大搞三年大变样,很多项目五证不全便入市销售。2016年,市场加快疯狂,期间房价翻倍下跌。”

张波也回应,2016年和2017年,石家庄楼市过慢上涨,市场非理性买房现象增多,尤其是雄安新区概念更为其流经强心剂,短期内拉动房价快速提高。2017年3月、9月两次调控后,楼市开始重返理性,2018年4月的人才落户政策为新房减少部分热度,但最终房价还是逐步渐趋下行。

天津也第一时间调控,2017年3月,“331新政”出台,享有1套及以上住房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、享有2套及以上住房的本市户籍居民家庭、享有1套及以上住房的成年单身人士,暂停再次购买天津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。

中指研究院调研找到,受持续高压的调控政策影响,环京楼市已无往日火热景象,投资市场需求逐步退场,大部分当地人的出售需求也被欠下。

如今,石家庄再无以见到楼盘被傻抢的现象,日光盘也成为过去。部分条件较好的楼盘为减缓回款,不择手段降价或者送车位来增大去化速度。购房主力军则来自市区及周边郊县,北京外溢客群极其受限。二环内主打改善性需求,成交价主力3房、4房大户型产品;二环外主打刚须要以及首改为,85平左右的两房更易去化,周边郊县客户占有较大比重。

在石家庄上述项目售楼处,有购房者忘了笔账,即便把二环内项目排除,为降低价格向偏僻处靠拢,三十万首付及五千多的月供同样难以承担。这个价格,在北京够将近买房门槛,但对河北的打工族来说,已是须要咬牙坚决的程度。

售楼现场一位置业顾问也是负重刚需中的一员。2016年前,家人曾出资支持他在市里买房,但他选择去创业。这一错失便至今没有上车,拿来创业的钱打了水漂,楼市上涨的行情也和他擦肩而过。

“在石家庄,普通人工资能稳定在六七千的都很少。”有中介直言,市中心的高端项目,不管是新房还是二手房都卖得特别快,仅二环外小户型卖得多。“今年市场不好,提高客群较少,真的是买不动。”

价格已沦为影响购房者的决定性因素。上述中介称,有客户在某品牌房企与小企业间犹豫不决,两者项目总价差距并不大,品质却是云泥之别。但因后者总价稍低,购房者宁愿选择品牌不够软的开发商。

环京市场回归理性

自疫情得到掌控后,全国多地楼市开始加剧,甚至屡屡引发监管使出调控。今年7月以来,已有杭州、东莞、宁波、内蒙古、深圳、南京、无锡、沈阳、常州、成都等至少11个省市先后实施调控收紧政策。

相较而言,同为国家经济最繁盛的区域之一,为何京津冀楼市未接踵而来此番热潮中?

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指出,在影响房地产周期规律的要素中,长期看人口、中期看土地、短期看金融,可以说,房价的本质就是一门人口流动学,人口往哪里走,哪里的房价就不会随之上涨。

“简单的房地产扩展,无法真正承托起某个区域楼市的身体健康发展,以产业发展造就低收入,才可有效实现人口聚集。”郭毅回应。

早在2015年,国家便审查会通过《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》,要以疏解非首都功能、解决北京“大城市病”为基本出发点,调整优化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,构建现代化交通网络系统,前进产业升级移往。

但首都经济贸易大学、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日前公布的《京津冀蓝皮书:京津冀发展报告(2020)》认为,京津冀区域协同管理在跨区域地方政府协作、产业链协同治理、交通联系等六方面不存在短板。

目前,京津冀三地尚未形成产业有序分工协作的链接格局。一是缺少基于主导产业及其产业链的顶层设计和专项规划;二是各地政府产业协作管理模式尚未形成;三是营商环境较差,难以构成“国企+民营经济”相互耦合的产业格局。

从这个角度谈,环京楼市低温背后纵然有调控因素,但也是其经济、人口及产业发展在楼市的映射。“环京房价的展现出是正常现象,是目前发展现状下客观、实际、真实的市场体现。”郭毅指出。

不过在张波看来,石家庄和天津房价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有明显差异。天津虽然位处首都北京边,北京对其会产生显著的“虹吸”现象,但北京非首都功能外移,未来还有着较大的发展空间,只是研发投资增长速度需保持更好节奏。

“而石家庄作为典型的资源性城市,顶着省会城市的光环,单靠概念来更有人群显然无法持久,城市转型和发展会长期影响到未来楼市。”张波表示。

中指研究院指出,环京仍是产业、交通最获益的区域,长期价值看好,但短期预计调控政策仍会从严,市场之后探底。城市经济低收入、居民收入水平是承托楼市发展的核心逻辑,对河北多数地级市来说,市场回归理性是大势所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