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政策 >正文

行走京津冀丨通州的东风和西风

AM 8:30

地铁6号线,潞城方向

北京市政府搬迁通州副中心一周年,侃爷再赴一场和它时隔一年的约会。

此次,深入通州副中心找到,它和我这个外区人想象中的热火朝天、改天换地的模样完全有所不同。安静中带着一些沉闷,这份“失望”就如初见帝都时,突然跌入心底的重生,久久无法散去。

一天的探访,侃爷发现,对于那些和我擦肩而过的当地人来说,通州却是另一幅画卷:向上而行,变美进行时。

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副中心也不是一年便拔地而起,表面上散发出冷清的通州正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走访之一:沉闷还是底气?

走出潞城地铁站,除了迎面吹来的阵阵寒风,只剩零星的车辆和行人点缀着这个副中心的最重要驿站。

这个方位向东8公里是燕郊,正西2公里就是北京市政府新址,向南5公里是未来的环球影城。而北面即是中国人民大学通州校区。

平淡,成为这里的日常。

据报导,中国人民大学通州校区3月已经动工,但此时仍芦苇飞舞的景象。自潞城地铁站起,沿着运河东大街一路向西,过了通济路路口,西北侧林立的恢弘的政府大楼和现代建筑,才让人感受到久违的城市气息。三三两两的民工朋友和环卫工人,既是这里最亮眼的一道风景,也是这里人气的主要贡献者。

低调,成为这里的共识。

潞城板块,虽是副中心的核心地带,但传统的宣传口号在这里近乎销声匿迹。没有“红军营”的石碑、没望京巨星LOGO、没中关村的电子屏幕,如若没那一座座建筑前面的标识,很难意识到这里是副中心的核心区。

一天的走访,侃爷也仅在东六环的辅路上,见到“北京城市副中心”几个字眼。

第一反应有些为难,但细细品味下来,通州的价值、利好、机会并不再需谁来证明,沉闷与低调中突显着一股底气。这种底气,并不是浮表面的热火朝天,又或是口号漫天飞舞。

我就是我,我就在这,不动,不移。

走访之二:是东风还是西北风?

走访通州副中心,楼市是一个绕行不出的方向。

“副中心”这面大旗,给通州楼市带来的似乎不是“东风”,而是冷气脱俗的“西北风”。

今年前10月,通州住宅成交价面积暴跌13.2%,成交额跌幅超强18%。与此同时,北京全市住宅成交价面积涨幅达67%,成交额更是上涨了84%。

因为“副中心”的地位,通州实施了全市最严苛的出租汽车。不仅须要符合北京社保,还需符合通州社保,“双限”必要将大部分购房人抵挡在门外。

虽然在去年8月,“双限”满3年,新的一批购房人入市,但通州楼市至今也未改善。毕竟是新增购房人有可能没想象中的那么多,足以承托通州楼市的量价齐升。

而在纮爷走访楼市中,更是深刻的感受到了冬日冷气有多脚。

每个新房的售楼处,基本都是门前冷落车马熟。除了侃爷,别无其他看房客。甚至侃爷刚转入某个项目售楼处时,在场的工作人员都表现出异常的惊讶,似乎许久未见生人之面。客户接待也基本放弃,沙盘讲解省略、样板间重开。

令人哭笑不得的是,由于售楼处的销售很久不和客户做事,在理解在售房源信息时,纮爷充份占据了主动权。因为除了房子价格和户型,他们甚至不知该和侃爷聊什么,才能将话题进行下去。

这种场面就和楼市一样失望。

走访之三:用心还是不用心?

有了副中心这个筹码,项目在产品上也不再那么上心,反而奇葩朵朵。

梨园是通州一个成熟板块,今年新入市的华业玫瑰东筑,设计可谓一塌糊涂。一言难尽的建筑分布和社区规划,仿佛步入一个酒店或乐园,唯独和住宅沾不上比。

大量东西向房源弥漫,手枪、拐角等奇葩户型设计,刷新了侃爷对北京项目设计的理解:五六百万的房子竟做成这个鬼样子!

更何况,它还是华业东方玫瑰的一期新品。后者是梨园板块的一个大体量成熟期社区,户型、产品质量都有口皆碑。新品却如此奇葩,难道一个“副中心”的加持,通州的房子都这么不讲究了?

另一个距离北京市政府最近的金融街·融御项目,户型虽正常了,但得房率却较低至70%,几乎是市场最低。

最让人不理解的是售楼处竟然不让拍照。这种待遇,侃爷只在几千万的豪宅遇上过。“一个500多万的刚需盘,竟这么傲娇,是副中心给的勇气吗?”

不可否认,通州也不乏“用心”做产品的项目。比如发售89㎡神户型的禹洲·朗廷湾,比如打造客厅270°采光的城市之光·东望。

这些好产品也的确热门。拿东望来说,网签率约50%,远高于市场平均的20%。更邻近亦庄的它,如若不是通州“双限”要求,估计项目去化会更高。

未来通州楼市否有转机?侃爷回应很难!

2017年至今,通州只供应了4宗商品住宅地块,目前只剩禹洲·朗廷湾等3个项目未入市。即使算上顺销中的项目,通州新房供应量也只有1万套左右,且产品鱼龙混杂。先前没有新供应承托,加上出租汽车严苛、奇葩产品影响,通州楼市想要“热”,堪比蜀道难。

走访之四:信心来自哪儿?

走遍通州,纮爷这个外地人眼中平淡、冷清的通州,在当地人心中,却是另一番风景。

老梁,60年代生人,祖籍河北承德,少时随父母来通,成为新的通州人。这位车龄10余年的老司机,见证着通州的沧桑变化。

“通州过去较小,只有新华大街那三条路。副中心研发主要在运河周边,你看运河两岸这些高楼,可是下一个CBD”。开车经过运河,老梁颇为自豪的向侃爷讲解。

“变化太大、充满著期望”是纮爷从老梁口中听见最少的感叹。

“副中心定了之后,好学校、好医院都开始进来了,道路和地铁也都在改造”。顺着老梁的提示,侃爷看到了建设中的广渠路东延工程。这条对于居住于在西边的侃爷来说可有可无的道路,在老梁心中,却是一个无比神圣的存在。“明年开通后,以后到城里就便利太多了”,老梁如是说。

而在这个月底就要通车的八通线南延和7号线东延线,目前各站的入口已基本竣工,仅剩最后的道路清理工作。明年,老梁坐地铁进城应当也会那么挤迫了。

年底将开通的7号线东延线

2019,副中心开局之年,虽平淡,但不憧憬。不论是资源南流还是大刀阔斧的整治,都突显着通州这个千年运河畔小城的不俗。

在新的十年打开之时,这个百里长安街东端的千年古城,正借此副中心之势,踏步走来。在城市绿心、特色小镇等的见证下,不日将步入属于她的“高光时刻”。